美女露全身软件

By admin

吴争虽然停住了脚步,却没有转身,道:“四年多了,我带兵征战不下数十次,有那么两、三次,差点丧命……陛下,你可知道,我为何而战?”

“当然是为国而战、为朝……。”

“对!我只是为国而战!”吴争打断道。

“我的心性,相较于为官,我更喜欢游山玩水,吴家人丁也不多,没有许多人要养活,吴庄有田,始宁街有铺子,做个民间少爷,日子反而轻快、滋润……官爵、银子对我而言,并非必须,有自然好,没有也不强求。那我拼死而战,也只能是为国了,若还有其它的,也就是不忍看见同胞被异族欺凌……恳请陛下,不要亵渎我的一片为国之心!”

朱慈烺此时,有些动容,他似乎带着哽咽道:“朕或许是错怪你了……不过眼下不晚,你我还可以重新来过。”

吴争依旧没有回头,“如果陛下说重新来过,是想和我交个朋友,我不反对,但要论君臣……可惜,经过两次民乱,陛下已经无法让我放心,山河破碎,天下汉人再经不起又一场了……请陛下见谅!”

说完,吴争抬腿走向殿门。

“吴争。”身后朱慈烺轻呼道,“长公主身边有暗卫。”

吴争身形一滞,讶然道:“长公主殿下有随扈,也是常理。”

“暗卫名叫夜枭,主事者乃长公主身边内侍郑三……宫中内侍、宫女万人之中,夜枭人数已有千人之众。”

吴争有些惊愕,“陛下为何不制止?”

“朕也曾制止过,差点就杀了郑三……可惜,朕终究不忍对长公主下狠手,只能任由夜枭壮大。”朱慈烺轻叹道,“和你说这事,朕并非要对长公主不利,只是想……让你留点心,也劝劝她,毕竟是女子之身嘛。”

萝莉美女的性感私房

朱慈烺当然不会和吴争说,并非是念及兄妹之情放过郑三、放任夜枭壮大,而是与朱媺娖暗中的交易。

当然,朱慈烺确实也没有对朱媺娖不利的意思,毕竟是唯一的同胞妹妹,若非丧心病狂,谁能去加害亲妹妹?

吴争此时的心中却是波涛汹涌,想起之前与朱媺娖的那番谈话,两厢印证,吴争品出了一些不对劲。

可吴争没有说什么,这本是人家家事,与己何干?

“多谢陛下相告,只是做为臣子,我无法评价此事……臣告退。”

……。

曾经的镇国公府,如今已经换上了“会稽王府”四个镏金大字。

王府正堂,此时成了临时衙门。

倒不是吴争也想效仿多尔衮,在府中建个小朝堂。

原本是在书房议事的,可惜来的人有些多,书房显然是容纳不下的,就改在了正堂,也算是相互尊重了。

先议的,自然是军事。

“陈胜,说说北面战事。”

陈胜拱手道:“尼堪所部已被击退,但尚有四万之众,此时占据大胜关负隅顽抗。我军火器弹药已经有用尽快,无力对大胜关发起进攻。”

吴争转头看向夏完淳,微笑道:“夏存古,此次你算是立了大功了,若非是你及时赶到,皇城危矣……说吧,想要什么,趁我眼下手中有权,好歹给你升个官晋个爵啥的。”

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确实,以夏完淳此战之功,足以晋公爵了。

夏完淳微笑道:“多谢王爷……先打完这仗再说吧。”

吴争又看向廖仲平,“廖将军也别沮丧,这事是我战前预判断有误,错不在你……北面不还有四万敌军嘛,够你汲取战功了。诸位,接下去的战事,可想着廖将军些,别和他抢功啊?!”

诸将领又是一声大笑。

原本有些沉默的廖仲平,微红着脸,拱手道:“多谢王爷,末将并不是因为此战没有立下战功,而是因自己赶赴京城增援拖延,差点酿成大错而自责……还请王爷降罪。”

“都说了,错不在你。此事不许再提!”

“是。”

陈胜的话,其实已经让吴争心里踌躇起来。

这一仗,打掉了军工坊几个月生产的库存,可眼下弹药几乎是直接从军工坊匠人的手中运来补给的。

问题是,吴争下令将弹药优先补给给了江北北伐军。

因为那边更紧要。

所以,陈胜部想要补给,估计得一个月后了。

吴争知道陈胜提这事,为得是想让自己优先补给沥海卫,可产量就那样,哪能补给的了?

同时,吴争还意识到,这场战事未必能占到太大便宜。

大胜关还在清军手中,清军有四万之众,实力不可小觑。

打到现在还活着的,那基本就都是精锐了。

加上清军掌握着大胜关,江对岸源源不断地补给,足以支撑这四万大军,可谓进可攻、退可守啊。

这是要与义兴朝打一场僵持战了。

想到此处,吴争正色道:“大胜关必须收回,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酣睡?”

诸将神色一正,安静下来。

“夏完淳、廖仲平。”

“末将在。”

“令你二人率己部出定淮门,由南绕行至大胜关以南,派有力之一部,对江岸进行攻击、封锁,余部向大胜关发起攻击。”

“末将遵命。”

“记住,攻大胜关是将要的,主要是封锁江面,我会调王朝先舟山水师一部前往江浦水域配合你们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王一林。”

“属下在。”

“令你率水师一部,前往江浦水域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王朝先。”

“末将在。”

“你率水师封锁瓜埠至仪真水域,不可让清军得到补给。”

“遵命。”

“陈胜。”

“属下在。”

“京军暂时归你指挥,你要做的,就是严密防御大胜关清军突然出关进攻,期间,不断地对大胜关进行骚扰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还有,你给我省着点弹药……那可都是银子。”吴争蹩眉道,“江北二万多大军,在敌人腹地呢,他们比你急。”

陈胜不好意思地答道:“属下明白了。”

“好了,我在这拜托诸位了,打仗时还请多动动脑子,少死一个士兵,民间就少一家挂孝,别死脑筋地只知道冲锋。”

“是。”